第十六章 强势碾压(1 / 2)

擂台之上,战斗进行到白热化阶段,换做任何人都不能保持镇定,唐玄灵的生命已经不仅仅是他自己的了,关系到了整个唐家,关系到了整个唐家的输赢。

唐玄灵知道,唐连城知道,所以此战不容有失。

唐家所在位置上,唐连城看向唐荡然,斥责说道:“你到底是哪边的,唐玄灵可是唐家人,我绝对不允许他有失!”

言外之意十分明显,如果他再敢阻止,他将会六亲不认。

唐荡然笑了笑,“依你之见,我应该如何,咱们一块去把于家人杀个干净?”

“这……”

唐连城无言。

唐荡然说道:“你的脑子呢?于家人可不简单,我们灭了于家重要成员,他怎会善罢甘休,别忘了,于家是皇室成员,圣上那里不好交待。”

“唐家是忠义之士,绝非乱臣贼子……”

唐荡然苦口婆心劝说:“玄灵关乎唐门未来,我绝对不会置之不理。那国师龙行虽然无理了一点,但太傅杨铁心也在,他也不会坐视不管,玄灵的生死也关系了他她女儿的未来。”

唐连城无言,他可不认为杨铁心承认这件事情,他几次提起来,杨铁心闭口不言,顾左右言其他,对于玄灵与两个孩子的婚事闭口不言,如今又出现了唐玄灵躺身青楼,衣不蔽体这件事,依他所见,两家关系更加僵硬了,杨铁心恨不得立马解除婚约。

这也怪不得杨铁心,事实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
唐连城说道:“依我之见,未必,我儿子于他杨家而言,可有可无,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,玄灵一死,杨欣正好改嫁,有何不可!”

唐荡然说道:“你错了,大错特错,他之所以闭口不谈,这是玄灵没有表现出来他想要的潜力,但是现在似乎未必了,因为玄灵保持住了潜力,前所未有的潜力。”

杨铁心只要不是傻瓜,就不会放弃云动。

唐荡然分析道:“如果玄灵一死,对他杨铁心绝无好处,他的女儿就要背上改嫁的骂名,杨铁心不是傻子,有些事比我们知道的清楚。”

唐连城缄默,表示认可了他的话。

高台之上,位于很高的评论台,杨铁心就坐在那个地方,他正在慢慢的打量这个年轻人,即使早知道唐荡然已然到来,他也没有移动自己的脚步。

在这擂台之上,这少年长身站立,气势好不高昂,他面色不动,神色上书写了傲骨,他正在告诉所有人,所有观战者,所有人,什么是骨气,什么是傲气,什么叫做不怕死?

初心不变,我心依旧。

只见他一次次上前,直接逼退了于子龙,让他退了十几步,脸上全是惊恐。

这家伙像是铁打的,直到刚才还不死,反而步步上前,让他退无可退,于子龙开口怒骂,卧槽!骨气这么硬!

“裁判,我要投诉!这家伙犯规,不要命的上前。”

“反抗无效,不起作用。自你们签订了生死状,文武典上无生死,各安天命!这符合游戏规定!”

闻言,于子龙暗叫不妙,这裁判分明想让他杀了唐玄灵,他倒不是杀不了,而是,唐荡然已经出关,自己杀了唐玄灵,他也死定了!

唐荡然闭关多年,鬼知道修炼到了什么地步,杀了唐玄灵,他自己也要死,于是他只能被迫无奈躲闪。

于子龙口中大喝,“青光,刺!……”

话落,在他的周边生出来无数尖刺,将他紧紧的包围,这些尖刺由寒冰打造,任何一种带有冰之属性。

他本想用这些保卫自己的生命安全,防止唐玄灵近身,但这家伙十分恐怖,他忍住了受虐倾向,一步一步走过来,似乎打算至死方休,步步上前,寒气入体,如坠冰窖的寒冰让唐玄灵一成为了一个冰人。

他的鲜血染上了冰块,擂台之上,鲜血流下来。

台下,唐连城忍不住的哭泣,玄灵是他的儿子,玄灵至死方休,连他也佩服,他的身体上出现了不下于几十处鲜血血洞。

几处,深见白骨。

唐荡然也饱经震撼,他闭上眼睛,不看台上。